經理人廣告

                                                  綜研觀察|海洋招商何處去?且將新火試新茶!

                                                  2022年07月29日 10:16 閱讀:1,912

                                                  經濟吃緊,招商引資成了各地的重頭戲,連深圳這樣“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臺”的城市也加入了招商大軍,但商源畢竟是有限,不管你塊頭大還是名頭響,硬生生地從別人身上割肉還是很痛的,結果也未必理想。因為企業排兵布陣自有其路數,長久發展是核心,盈利、布局是硬菜,招商引資只有與企業區位選擇合拍才能真有效!

                                                  企業在哪里落腳是經濟地理、區位理論研究的核心內容。從韋伯的工業區位成本最小化到廖什的利潤最大化再到克里斯泰勒的商業中心地理論,從產地型市場到銷地型市場,從古典區位理論到克魯格曼的新經濟地理學無不深入就里、一探究竟?,F在的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和開放型經濟條件下企業外遷也是從效率優先到安全優先的地緣政治經濟映射。FDI研究方面還有鄧寧的折衷理論、跨國公司的區位選擇研究,這方面要復雜的多,是成本、利潤、市場和公司戰略的綜合,就我國而言,也是從微笑曲線“鍋底”爬到“鍋沿”必然要面對的選擇,不像制造業,有30公里鮮啤保鮮距離,有300公里啤酒設廠距離,有200公里的裝配式建筑市場距離等等。

                                                  具體到海洋產業則自有其特點

                                                  在招商方面必須考慮:

                                                  一是海洋產業相對體量并不大。

                                                  從可比口徑看,2018年我國主要海洋產業規模達3.4萬億元,美國為2.6萬億元(含海洋防務)、歐盟27國為1.4萬億元,基本涵蓋海洋漁業、海洋油氣業、海洋交通運輸業、海洋工程制造業、濱海旅游服務業等產業,占GDP比重分別為3.7%(GOP/GDP=9.3%)、1.9%和1.5%,其中,美國將海洋國防公共管理列入統計范圍,占比相當高(29%),中、歐均未將此項單列統計。濱海旅游業在中、美、歐三大海洋經濟體均占比最高,達40%左右[1]。

                                                  所以,要參透海洋產業的第一個特點——相對于全域經濟總量,海洋經濟本身并不大。但正如軍工、太空技術對民用技術的強大帶動作用,海洋產業具有“高投入、高產出、高風險、高科技、高滲透”特征,應用環境具有“高鹽、高壓、高腐”特性,技術發展具有“深水、綠色、安全、智能”要求,對新材料、新技術和金融服務、產業鏈上下游集聚的需求度高,同時在深海采礦、天然氣水合物開采、海洋防務等方面還面臨國際競爭壓力。因此,不管國家還是城市,不要太寄望于“大”(就某一城市、某一區域而言“大”當然也會成為特點和賣點),而要更突出“強”——海洋“技術、應用、服務”的“強”。

                                                  這實際上還涉及很多領導干部和群眾都關心的問題,就是當下國家為什么要大力發展海洋經濟?因為我國已進入工業化向后工業化的轉型期,產業需向價值鏈技術鏈高端轉,大量的過剩產能、過剩資本需向新的方向投。海里用的比陸上用的要求高、投入大,是技術延伸、資本深化和資本廣化的重要承載地。海洋強國的內涵實際上更豐富,不在本文論述之列。

                                                  二是海洋產業大的太大、小的太小。

                                                  從企業來看,全球“海洋100強”大都為國有上市企業,業務主要集中在近海石油和天然氣、造船和港口運營等方面,2018年總收入達1.1萬億美元,占全球海洋經濟的60%,其中,排名第一的沙特阿美當年收入近500億美元,是排在第十三位的中海油的近兩倍。唯一殺進的前十的非資源類企業是丹麥航運企業馬士基。因此,至少是目前,全球海洋經濟由海洋資源類企業主導,這類企業本身就是大甲方、就是大市場,這一市場具有自然壟斷性,大甲方決定著產業生態、決定在多大程度上對社會資本開放。以中海油為例,海油工程負責設備、中海油服負責鉆采、海油基地公司負責后勤保障。市場不小,一座半潛式平臺就得幾億美元,但細分市場又確實不大,一個平臺幾萬個配件,核心元器件生產廠家就那么幾個,再多了市場就裝不下了。

                                                  海洋油氣業對安全性、可靠性要求高,導致行業采購選型相對謹慎,市場進入比較難,細分市場的品牌商實際上就是全球供貨商,是以國家為單位進行供貨的,其布局是圍著甲方轉的。以我國為例,大型海洋工程技術裝備到水下自主無人觀測平臺所用傳感器90%依賴國外幾家供貨商,海洋新材料市場幾乎被國外公司壟斷。同時,以海工裝備為例,還存在設計、入級、估值、融資、海事仲裁等多重需求,企業的制造部分和總部的選址要求差別甚大。

                                                  三是大部分海洋新興產業屬小眾市場。

                                                  除海上風電等大規模產業外,大部分海洋新興產業起步期的市場容量小,需要公共資源引導市場,需要海洋油氣業等支柱產業釋放市場,需要新興產業“+”傳統產業來創造市場。如港口的智能化、寬帶下海帶來的海產品捕撈價格形成機制的變化、水聲通信的公共資源投入等。

                                                  從另一方面講,海洋本身就是需要大投入的場所,海洋新興產業本身就具有探索價值。一個國家越發展就越需要加大在海洋方面的投入,頂尖海洋科研機構在一個地方越集聚,其帶來的外溢效應就越強,包括吸引國家資源和國際資源投入,這也可以說是紅利。城市看似為海洋大學及科研機構等進行了大投入,但其享受的外溢效應可能更大。海洋科技成果的產業化必須以大量的高質量研究成果為依托。以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研究人員羅伯特·巴拉德為例,其大量的研究成果或發現是通過軍方項目取得的(包括1985年發現泰坦尼克號),載人潛水器和遙控載具是其用于海洋探索的載具也是研究成果。

                                                  即便美國這樣一個在海洋探索方面投入公共資源最多的國家,在巴拉德看來也少得可憐,在2008年的一次演講中他說:“比較一下NASA(美國宇航局)和NOAA(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局)所得到的投入,我們可以看到前者一年的預算足可以支持后者對海洋進行1600年的探索?!?/p>

                                                  2017年,“國家海洋經濟‘十三五’發展規劃”把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重任交給了深圳,這是一個重要的起點,其中建設全球海洋科技中心是核心、提高海洋金融和法律服務水平是關鍵,城市吸引力和競爭力是主動營造的過程也是優勢累加效應帶來的結果,所有海洋方面的招商引資都不應偏離這一目標。

                                                  為此,在海洋產業招商引資上

                                                  要向五個方面發力:

                                                  一是要在“海洋+”上想辦法。把海洋新興產業的供給和海洋傳統優勢產業轉型升級的需求相結合,加強陸海統籌和供需對接,提高智能化、綠色化水平。

                                                  二是要在關鍵點上下功夫。深刻認識我國在海洋科技產業鏈供應鏈核心環節上的短板,下決心匯聚優質學科、集中優勢力量,突破海洋科研儀器儀表等弱項,加強金融保險等對自主知識產權和國產化率的支持。

                                                  三是要在大平臺上舍得投。推動“大工科下?!?,加快國際海洋開發銀行重大載體建設,引導建立“產學研用金”深度融合機制。鼓勵各類市場主體參與平臺建設,擴大政府海洋服務采購的范圍和數量。

                                                  四是要在大生態上開口子。支持鏈主企業、頭部企業、國家海洋能源類為社會資本釋放部分市場。拓寬工業軟件、海洋新材料、芯片等共性關鍵技術的投資渠道,建立容錯機制。

                                                  五是要在國際化上搶先機。支持海洋科研機構承擔和組織重大國際科技合作項目,深度參與國際海洋科技及產業研發計劃。加強與沿海城市合作,參與聯合國“海洋十年”行動方案。鼓勵支持海洋科研機構和國家部委合作,主動發起海洋大科學計劃。

                                                  [1]數據來源:2021年全國海洋統計公報(2021數據)、美國經濟分析局公開數據(2019年數據)、《The EU Blue Economy Report 2021》(2018年數據)

                                                    本文來源: 綜合開發研究院 責任編輯:sinomanager_zhang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sinomanager@163.com)
                                                  av无码免费岛国动作片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