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廣告

                                                  曲建:中山如何建設省級改革示范區和打造環珠江口100公里“黃金內灣”

                                                  2022年07月28日 10:23 閱讀:1,609

                                                  廣東省第十三次黨代會賦予中山建設省級改革創新實驗區的任務,并提出著力打造環珠江口100公里“黃金內灣”,帶動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三大都市圈協同發展、聚勢騰飛,推動中山翠亨新區等特色平臺建設,協同提升開放水平。日前,省委深改委正式印發《關于同意中山市建設廣東省珠江口東西兩岸融合互動發展改革創新實驗區的通知》。

                                                  近日,接受中山日報專訪時,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國家商務部專家委員曲建,就中山如何建設省級改革示范區和打造環珠江口100公里“黃金內灣”,實現深中協同發展給出了分析和建議。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

                                                  為推進珠江口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先行探路

                                                  中山日報:廣東省第十三次黨代會賦予中山建設省級改革創新實驗區的使命,如何理解這個使命帶來的歷史性意義?

                                                  曲建:我認為可以從三個層面理解這個使命帶來的重大意義。首先在國家層面上,我們國家正在推進區域的協同發展,而廣東省內不平衡發展的問題十分突出,粵北、粵東和珠三角地區存在發展不平衡,解決這些區域平衡發展的重要任務需要進行探索。其次在珠江三角洲層面,珠江三角洲的東岸與西岸無論是經濟發展水平,還是社會發展水平都有較大差距,甚至從地均的產值來看,有數倍甚至10倍差距,這與我們整體融合互動發展的格局留下了很大的問題,需要進行探索。最后是中山層面,近年來,中山地區傳統制造業升級轉型的代際差已經跟東岸形成了較大落差,在此背景下,如何讓東西兩岸融合互動發展,讓中山踏上珠江三角洲高速發展的列車,是亟待破解的問題。

                                                  總之,無論是從國家、廣東還是珠三角、中山地區的內部需求來看,省委把中山作為一個改革創新實驗區是具有重大意義的。這件事情做得好,不僅對珠江口東岸和西岸的融合互動發展提供一條路徑,更為重要的是給全廣東省的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的落差彌補問題乃至全國的協同發展問題都會提供一個非常重要的路徑,值得高度關注。

                                                  通過深中融合探索中山經濟增長新模式

                                                  中山日報:省委要求中山奮力建設珠江東西兩岸融合發展的支撐點、沿海經濟帶的樞紐城市、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一極,如何理解省委賦予中山建設省級改革創新實驗區的任務?

                                                  曲建:這與中山在國民經濟發展的進程中所呈現出的特點密不可分。在過去改革開放40年進程中,中山的經濟發展可以分成兩大階段。第一階段是高速增長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階段,人均GDP水平迅速地達到了珠江三角洲地區較高的水平,人均GDP水平大概在1萬美元。第二階段開始橫拉,人均GDP水平沒有像東岸那樣呈現高增長的態勢,究其原因可以理解為核心的經濟增長動力沒有實現轉變。第一階段中山地區靠資本和勞動力投入推動經濟增長,拔得了頭籌,而如今轉入靠科技進步實現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傳統的中山制造業沒有迅速地走向數字化、自動化,人均GDP水平在第二個階段開始橫盤,維系了一段時間,一直沒有突破。

                                                  新時期的中山,傳統制造業要通過技術更新改造從而走出橫盤階段,進入到第三個繼續高速增長的過程。深圳已經走出了這樣一套增長模式,中山通過與深圳的互動,下一個階段可以探索出適合自己經濟增長的產業轉型發展道路,這個也是我們實驗區重中之重的任務。

                                                  借鑒深圳經驗推動產業平臺轉型升級

                                                  中山日報:目前中山正在大力推行低效工業園改造,目的就是要承接深圳高端產業資源,讓中山成為深圳產業的延長鏈、補充鏈,你認為中山可以在哪些領域發力、強化與深圳的對接?

                                                  曲建:深圳在整個產業鏈條轉型升級和產業平臺轉型升級兩方面走在了前面,它的經驗值得中山借鑒。

                                                  整個產業鏈的轉型升級包含著基礎研究、技術攻關、產業成果等過程,同時需要科技和人才的支持,這是深圳形成的創新鏈條的5個要素。中山要從低端制造向中高端轉型,需要增加這樣一條創新鏈條。

                                                  從產業路徑方面看,目前比較好的一個方案就是,深圳在基礎研究和攻關研發過程中形成的一些成果,可以通過深中通道輻射到西岸來。中山就可以實現成果的產業化,另外把深圳的科技創新能力、金融和人才相結合,讓中山地區的產業實現全面的轉型升級。

                                                  還有一個重要方面,就是中山整個園區平臺的轉型升級。按照相關研究來看,全世界產業園區分成四代。第一代產業園是勞動密集型產業、第二代產業園是資本密集型產業,第三代產業園則是技術密集型產業,第四代產業園為知識密集型產業,不同的產業需要不同的平臺。

                                                  從目前評估的情況來看,中山的產業園區大部分屬于第一代和第二代。因此,中山產業轉型升級需要將平臺進行轉型升級,要適應于高端企業,特別是高新技術企業、先進制造業企業。而這種平臺的轉型升級,深圳已經探索出了非常清晰的路徑,無論是土地性質、還是產業內容的轉型升級以及房地產配套的安排都有一套完整的規劃。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正在全力以赴參與深圳重點園區的規劃中,相信把深圳的成功經驗導入到中山,便可以加快中山平臺的轉型升級,深中通道開通以后,大量的高端制造業、先進制造業就可以進入到中山。

                                                  增強“深圳大腦+中山手腳”的黏合度

                                                  中山日報:從深圳的角度看來,中山有什么樣的吸引力,或者說哪些方面可以成為深圳產業的補充?

                                                  曲建:深中通道打通后,將為整個深圳產業向外進一步發展開拓非常廣闊的空間。中山有傳統制造業的加工組裝能力以及工匠人才等獨特的優勢,這對深圳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深圳最主要的是IT行業,而中山機械行業較發達。如果AI加上機械制造、裝備制造,就好比深圳的大腦加上中山手腳,會形成非常強大的AI產業集群,這對于深圳來說也是很重要的發展支撐點。

                                                  深中通道開通后,中山的優勢就可以凸顯出來。第一,它具有強大的空間能力,比如翠亨新區,如果能升級為國家級的產業園區,將會以強大的產業吸納能力吸引珠江三角洲東岸企業在此集結。第二,產業配套能力方面,中山經過多年發展,已經形成了比較好的產業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植入IT行業,加入可控制的芯片技術,就可以讓它實現全面轉型升級。

                                                  “黃金內灣”首要是打造便捷化的交通

                                                  中山日報:省黨代會報告也提到要打造珠江口100公里“黃金內灣”,如何理解、看待省委對這一戰略的布局?

                                                  曲建:這個比喻很形象,事實上,全世界的高端產業均是按照水道布局,如日本的東京灣,美國的硅谷灣等地區臨水而居集結了大批高端產業。過去珠江三角洲東岸集結了世界級IT行業、制造業產業基地、大批高新技術企業;西岸受交通以及投資環境的影響,并沒有集中高端的制造業。而這一次提出“黃金內灣”的概念,首要的應該是打造便捷化的交通,不僅僅是一個深中通道,今后一定會圍繞著“黃金內灣”形成高速的軌道網絡,可以讓城市之間的人員在半小時內實現快速的通達。人才最寶貴的就是時間,如果說原來的2小時車程可以縮短為1小時,效率就會大大提高,城市對人才的吸引力也會大大提升。其次就是產業和營商環境的全面升級,讓整個珠江三角洲的發展再邁上一個新的臺階,成為我們國家創新發展,特別是科技創新發展、制度創新發展的引擎。

                                                  寫好“東承”文章激發后發優勢

                                                  中山日報:中山市第十五次黨代會提出“東承西接南聯北融”的一體化發展戰略,其中,“東承”就包括深中一體化的規劃,請你談一下對這一戰略的看法?

                                                  曲建:中山的黨代會站在了非常高的高度來認識中山在未來的發展中所要扮演的角色,也非常符合廣東省委省政府的要求。中山東承和深圳西接的范圍,幾乎都是在200平方公里范圍內,而深圳那塊區域的GDP可以達到6000億元,而中山的這塊區域不到200億元,落差非常大。但落差并不可怕,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也是一種后發優勢,是下一個階段經濟實現騰飛與高勢能地區追趕的過程能夠充分釋放出來的能量。

                                                  因此,中山要充滿信心,通過與東岸的對接來實現發展,這種發展已經在謀篇布局中。中山市委市政府都在采取一系列的重大舉措,預計到2024年年中或下半年,深中通道可以開通。兩個城市的一體化主體是企業,深圳投資進入中山的一系列活動中,已經有一批高素質的企業開始到中山進行考察,來到翠亨新區謀篇布局,也是在為深中一體化發展打基礎,是下一步中山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發力點。

                                                  中山日報:深圳的營商環境走在全國前列,當下,中山提出堅定不移實施營商環境改革工程,把優化營商環境作為改革的“頭號工程”,具體在哪些方面可以對標深圳?

                                                  曲建:深中兩地互動越來越密切,企業最關心的就是營商環境,營商環境是一座城市的軟實力,更是一座城市的核心競爭力。實事求是地說,中山的營商環境近年來得到持續提升,但與深圳相比確實有不少差距。

                                                  營商環境分為硬環境和軟環境。硬環境就是大量的基礎設施,包括水電氣路等等,中山與深圳相比確實有一定差距,這不是一天兩天能夠馬上改變的。軟環境是什么?從制度經濟學來看,是指干同樣的事情需要的時間越短,意味著軟環境越好。舉個例子,成立一家企業,在深圳從提出申請到拿到營業執照三個小時,而在中山從提出申請到拿到營業執照只需兩個小時,那中山的環境就比深圳好。

                                                  對中山而言,可以快速提升的是軟環境。一方面,軟環境的提升奏效快,與此同時投入資金沒有硬環境多,更為重要的是軟環境的改造,可以進一步拉動硬環境的提升。下一階段,中山可以在軟環境特別是服務企業方面發力,從企業的進入到投產以后的支撐,全面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

                                                  記者 徐世球 袁嬋 繆曉劍

                                                    本文來源: 綜合開發研究院 責任編輯:sinomanager_zhang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sinomanager@163.com)
                                                  av无码免费岛国动作片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