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廣告

                                                  橋水基金瑞·達利歐:未來5年,世界將發生巨變

                                                  2022年01月13日 10:53 閱讀:2,143

                                                  近些年來,瑞·達利歐一直致力于研究歷史周期與變化規律,希望以更宏大的視角剖析我們所身處的世界,以提供一些投資與生活的原則,幫助我們應對變化的世界。

                                                  在他的新書《原則:應對變化中的世界秩序》中,他淘來了覆蓋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數據,理出了改變人類命運的3大周期以及影響周期的2大決定性因素,并得出預測,未來5年世界將發生巨變。

                                                  改變人類命運的3大周期

                                                  1、債務/資本市場周期

                                                  債務周期是經濟和市場發生巨變的最重要的驅動因素。

                                                  如果覺得債務周期一詞比較抽象難以理解,不妨設想央行有一瓶興奮劑,可以根據需要將其注入經濟。

                                                  當市場和經濟增長下滑時,央行注入貨幣和信貸興奮劑,從而提振市場和經濟;

                                                  當市場和經濟過熱時,央行減少或停止注入興奮劑。

                                                  這些舉措使貨幣、信貸、商品、服務和金融資產的數量與價格出現周期性漲跌。

                                                  這些走勢通常表現為短期債務周期和長期債務周期。

                                                  短期債務周期起起落落,通常持續 8 年左右;

                                                  長期債務周期則通常持續 50至75 年(包括 6~10 個短期債務周期)。

                                                  長期債務周期在人的一生中只出現一次,大多數人對其會毫無預料。

                                                  因此其到來往往令人措手不及,讓很多人遭受損失。

                                                  債務/資本市場周期涉及3種貨幣體系(硬通貨、債權、法幣),并分為相互推動的6個階段。

                                                  在債務/資本市場周期的第一階段,并不存在債務,或者債務很少,人們使用“硬通貨”;

                                                  在債務/資本市場周期的第二階段,出現了硬通貨債權票據(又稱票據或紙幣);

                                                  在債務/資本市場周期的第三階段,債務增加;

                                                  在債務/資本市場周期的第四階段,發生債務危機、違約和貨幣貶值,導致印鈔與硬通貨脫鉤;

                                                  第五階段:與法定貨幣脫鉤,最終導致貨幣貶值,第六階段,回歸硬通貨。

                                                  而政府部門有4種工具應對債務/資本市場周期:

                                                  財政緊縮(減少支出)、債務違約和重組、將資金和信貸從富人向窮人轉移(如增稅)、印鈔并使貨幣貶值。

                                                  2、內部秩序和混亂周期

                                                  國家內部的體制稱為“內部秩序”。

                                                  內部秩序的改變可能不會導致世界秩序的改變,只有當造成內部混亂和不穩定的力量與外部挑戰交織在一起時,整個世界秩序才會改變。

                                                  所有的內部秩序都是由擁有財富和權力的某些群體管控的,他們以共生關系運作,從而維持現有秩序。

                                                  當財富、權力斗爭以良性競爭的形式出現,激發人們將精力用于生產性活動時,就會帶來有效的內部秩序和繁榮時期;

                                                  當這些精力被用于具有破壞性的內部斗爭時,這就會造成內部混亂和困苦時期。

                                                  國家內部存在的制度或者說“秩序”規定人們之間應該如何相處。

                                                  這些制度和人們在這些制度下的實際行為會產生相應的結果,這些因果關系決定了內部秩序,也會影響人們的行為,導致秩序時期和混亂時期交替出現。

                                                  內部周期同樣具有六個階段:

                                                  (1)新秩序開始,新領導層鞏固權力

                                                  (2)資源配置體系與政府官僚機構建立和完善

                                                  (3)出現和平與繁榮

                                                  (4)支出和債務嚴重過度,貧富差距和政治分歧擴大

                                                  (5)財政狀況糟糕,沖突激烈

                                                  (6)出現內戰或者革命

                                                  對照以上六個階段,美國已經進入內部周期的第五階段,財政狀況糟糕且沖突激烈,但未來10年內進入第六階段的可能性僅為30%。

                                                  中國目前處于內部秩序和混亂周期第三階段,即和平與繁榮時期。

                                                  3、外部秩序和混亂周期

                                                  與上文所提到的“內部秩序”相對應,國家之間的體制稱為“外部秩序”。

                                                  事實上,并非那么遙遠之前,內部秩序和外部秩序還沒有區別,因為國與國之間沒有明確界定和相互認可的邊界。

                                                  因此,內部秩序與混亂之間的六個階段也適用于國家之間。

                                                  二者的主要不同在于,國際關系更多地取決于原始實力的動態機制。

                                                  這是因為所有管理體制都需要有效且議定的:

                                                  (1)法律和立法能力

                                                  (2)執法能力(如警察)

                                                  (3)裁決機制(如法官)

                                                  (4)明確和具體的結果

                                                  從而確定罪行并依法執行(例如罰款和監禁)。

                                                  在外部秩序中,這些規則要么不存在,要么對國際關系的指導不如對國內關系那么有效。

                                                  如果一個國家的權力超過國家共同體的權力,那么權力更大的國家將會制定國際秩序。

                                                  例如,如果美國、中國或其他國家的權力超過聯合國,那么決定未來發展方向的就是美國、中國或其他國家,而不是聯合國。

                                                  因為權力勝過一切,旗鼓相當的各方極少會不經斗爭就放棄財富和權力。

                                                  當大國之間出現爭端時,它們不會讓律師向法官申訴。

                                                  相反,它們互相威脅,要么達成協議,要么開始交戰。

                                                  國際秩序與其說是遵循國際法,不如說是叢林法則。

                                                  在繁榮時期,人們和國家更可能建立合作關系,在蕭條時期則更可能發生爭斗。

                                                  當現有大國相對于新興大國走向衰落時,自然想要維持現狀或現有規則,而新興大國則想改變規則,使其符合不斷變化的形勢。

                                                  本文綜編自《原則:應對變化中的世界秩序》

                                                  中信出版集團2022年1月出版

                                                  [美]瑞·達利歐著

                                                  影響周期的2個關鍵因素

                                                  除了上文所提到的三大周期,另外兩個決定因素也值得我們注意:即創新和技術發展、自然災害。

                                                  1、創新和技術發展

                                                  創新和技術發展可以促進生產率提高,將創新轉化為生產和資源分配,進而擴大世界貿易份額和軍事實力,增加經濟產出,建設世界領先的金融中心,在一定時期之后,構建起作為儲備貨幣的貨幣體系。

                                                  通過創新和技術進步,人們往往可以解決大多數問題,以此推動進化過程。

                                                  例如,荷蘭人很有創造力,在鼎盛時期,荷蘭的發明占世界主要發明的四分之一,造船術就在其中,而造出的船能夠開到世界各地搜集大量財富。

                                                  荷蘭曾于 17 世紀在創新、貿易和財富方面是無與倫比的領導者,但隨后卻未跟上發展的步伐。

                                                  最終,維持一個衰落和過度擴張的帝國變得不可持續。

                                                  到 19 世紀中期,荷蘭帝國已不再是世界領先的帝國。

                                                  隨著第二波創新大浪潮出現,英國和美國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實現了超越。

                                                  隨著時間的推移,發明和創新的具體方式不斷演變,但人類不斷改進做事方式的決心始終不渝,用機器和自動化取代手工勞動,讓各國人民的聯系更加緊密。

                                                  新的發明和改進不斷涌現,技術進步帶來的最重要的、無可否認的趨勢是生活水平的提高。

                                                  這一趨勢可能會以難以預想的方式加速推進。

                                                  除此之外,計算機化正在影響決策的性質,加快決策速度,減少情緒化。它帶來了巨大的益處,但也構成某些危險。

                                                  一個社會的發明創新力是生產率的主要驅動因素。

                                                  創新和商業精神是經濟繁榮的命脈。

                                                  沒有創新,生產率增長就會停滯不前。

                                                  有了創新,一個國家的勞動者的產出水平就會超過全球其他勞動者的水平,從而推動成本競爭力提升,使其成為更適合做生意的國家。

                                                  2、自然災害

                                                  縱觀歷史,天災對國家的福祉及其演變過程的影響甚至超過戰爭和經濟蕭條。

                                                  在1350年左右,黑死病奪去了0.75 億~2億人的生命;

                                                  在20世紀,天花奪去了3億多人的生命,這是戰爭身亡人數的兩倍多;

                                                  干旱和洪水往往也會造成大范圍的饑荒和死亡。

                                                  這些災難往往突如其來,難以預料;

                                                  比人類給自身造成的傷亡更嚴重,導致無數人死亡、經濟崩潰,并加速了許多帝國和王朝的衰落。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是我們一生中從未發生過,但歷史上卻曾多次發生的大事件。

                                                  因此,在研究世界進化的過程中,自然界中的異?,F象(如疾病、饑荒和洪水)也是值得考慮的可能因素。

                                                  天災(如干旱、洪水和大流行病)的持續時間和嚴重程度各不相同,不過隨著人類適應力的增強,這種天災帶來的痛苦通常會減輕。

                                                  未來5年,世界將發生巨變

                                                  下一個大風險點將在5年之后出現,誤差為2-3年。

                                                  需要強調的是,這些周期的發生時間無法精準判斷。

                                                  因為這些周期往往像臺風或者颶風一樣,我們大致知道會什么時候發生,并為此做準備,等風暴來臨時會觀察風暴、密切跟蹤事態發展,以此盡量避免損失和傷害。

                                                  遺憾的是我們無法精準判斷風暴發生的時間和強度,但我們知道風暴可能會變得更猛烈,便應該為這種可能性做好準備。

                                                  我所獲得的一切成就,主要不是由于我知道什么 ,而是由于我知道如何應對我所不知道的東西。

                                                  1、了解所有的可能性,考慮最壞的情況,然后想辦法消除無法忍受的情況。首先要確定和消除無法忍受的最壞情況,這是因為,在生活或市場的博弈中, 最重要的是不要被淘汰出局。

                                                  2、分散風險。除了確保我考慮到了所有能想到的最壞情況,我還試圖通過有效分散風險,為我想不到的地方做準備?;旧?,如果我有一些頗具吸引力又互不關聯的下注機會,我就可以在完全不影響收益的情況下把風險降低 80%。雖然這聽起來像是一種投資策略, 但它實際上是一種古老而完善的良好生活策略,我也將它應用于投資。中國有一個成語“狡兔三窟” ‘ 意思是萬一一個地方變得危險, 還有其他地方可以去。這一原則在艱難時日救了很多人的命, 也是我最重要的原則之一。

                                                  3、首先考慮延遲滿足而不是當下滿足,這樣你將來會過得更好。

                                                  4、與最聰朋的人反復溝通。我緊跟我能找到的最聰明的人,這樣我就能測試我的想法,并向他們學習。

                                                  來源|《原則:應對變化中的世界秩序》

                                                  作者|瑞·達利歐 橋水基金創始人,入選《時代周刊》世界100 位最具影響力人物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_zhang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sinomanager@163.com)
                                                  av无码免费岛国动作片片段